發新話題
打印

[激H.3P.SM.慎入] 地獄之虐 by風弄

[激H.3P.SM.慎入] 地獄之虐 by風弄

第一章

東方身形輕靈地閃入古老雄偉的靈盾城堡。這座價值不菲的城堡矗立在海岸的懸崖上,
從它滄桑的外貌完全看不出來,裡面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保全設施。
但是,東方並不擔心那些,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大盜。雖然他的年紀還很小,不過年紀和
技巧是沒有關係的。
今天晚上,他一定要偷到,那塊被譽為”璀璨眼淚”的鑽石。
這顆價值連城的鑽石,曾經屬於他的爺爺,當然,並不是從拍賣場上獲得,而是以爺爺
名滿天下的巧手取得。後來,爺爺把這顆鑽石送給美麗的奶奶,在奶奶死後,成為爺爺
思念奶奶的唯一信物。
可是,卻丟失了。在一次如同家常便飯的追捕中,爺爺竟然不小心把”璀璨之淚”丟失
了。
今天晚上,一定要偷到--------”璀璨之淚”。
潛行在夜半黑暗的古堡中,輕鬆閃躲不時巡視的守衛,東方很快就找到收藏”璀璨之淚
”的密室。
笑意從亮閃閃的眼眸中透出來。
得到確切的消息,這個城堡的主人鄧開特今晚並不在這裡,他將在明天凌晨來到,親自
將”璀璨之淚”送到拍賣場。
當然,東方可以想象到,他看見空空如也的盒子時驚愕的樣子。
即使任務簡單也不能大意,這是東方從不失手的原因。
他貼在黑暗的椈壑W,警戒地觀察周圍。紅外線探測儀器有三處,不,是五處,有另外
兩處隱藏在密室正中央存放鑽石處的暗角。還有什麼?四部攝象機已經被東方預先傳送
了正常圖象。
好象還有點不對勁。
東方小心地移近正中央的”璀璨之淚”。確實是這顆寶石,不會有錯。
有什麼地方遺漏嗎?心裡的有不好的預感,而東方的預感是最靈的,這曾經讓他數次逃
脫大難。
散髮著迷人光芒的鑽石象妖異的眼睛冷冷注視東方,讓東方警覺起來。
很不對勁!要立即撤退。
東方嘆息著望了一眼”璀璨之淚”,只有下次再來了,在爺爺的心目中,與鑽石比起來
,自己的身體更加重要。
當機立斷,轉身如詭風一般撲向密室的門。
忽然,一陣尖銳的刺痛襲擊耳膜,震得東方腦中嗡嗡作響。
東方咬牙,抵擋著仿佛被人一下一下擊打神經的暈眩和疼痛,勉強提氣,打開密室沉重
的門。
還是。。。。。。晚了。
門前站著身著制服的守衛,還有幾個便裝男人。東方立即再次退入密室,靠在暀W,手
中緊握特製的合金刀。這一把刀,可以輕易割斷所有人的喉管和骨頭,以東方的速度和
功夫,應該可以解決這裡的人。
雖然,狼狽的逃走並不是東方的強項。
唯一讓東方擔心的,是他們老神在在,早有準備的樣子。
落入圈套了嗎?看來,他的情報網出了問題,很大的問題。
今晚要硬拼!抓緊手中的刀,東方咬牙抵抗空中散髮的聲波對身體的傷害,估計逃走的
成功率。
近身搏擊的刀,還有腰後貼身的兩把親手製造的特殊手槍,加上腳上最後的一把槍,還
有身上最先進的裝備,應該。。。。。。。。。。。。。
又是一陣強烈的聲波,象無數根細針一樣扎向腦神經。
這是什麼鬼東西!
越來越強烈的痛楚,反而讓東方麻痺起來。
“哐鐺”一聲脆響。
手中的刀掉在堅硬的古老石地上。
身體克制不住地痙攣,東方抱著頭,痛苦地抽搐著。
古堡中手持武器的眾人意料之中的看著苦苦掙扎的東方。
連基本的反抗都沒有,就倒在敵人的腳下。真是窩囊到家了!
一雙擦得雪亮的高檔皮鞋慢慢移近,輕鬆卻又透著沉著的步伐,顯示來人充滿自信,而
且---------心情相當愉快。
“東方,要抓你也不是很難啊。” 慵懶的聲調夾雜著危險,帶上幾分嘲弄。
東方艱難地抬頭,被此人一把鉗住下巴,粗暴地將他上半身從地上扯起。
耳膜的刺激依然存在,東方知道現在不是反抗的時候。
眼睛裡倒射的,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的人。
科洛特,瓦西家族的年輕繼承人。以完美的社交手段和與此完全不相襯的毒辣心腸聞名
,當然,他的英俊和多金也為他提高了不少知名度。
任人擺布地被帶入另一個顯然是早已準備好的審訊室,東方全身經過徹底的搜查,所有
的武器都在科洛特的冷眼旁觀下被取走。
特製地腳鐐扣在白皙的腳上,限制東方的行動。
東方忽略臀下合金靠背椅的冰冷,一直不曾停的該死聲波讓他依然疼得無精打采。
看得出來,科洛特很欣賞東方的痛苦。
他伸手扯去東方的黑色頭罩,露出東方最為痛恨的絕色麗容。
“真是漂亮啊,女人看了會發狂的。因為。。。。。。。。。嫉妒。” 科洛特惡劣地呵
呵輕笑。
仿佛是為了將東方受苦的模樣看清楚,他將桌上審訊專用的強烈白燈直射東風的臉。
“混蛋” 東方反射性地閉上眼睛,低聲咒罵。
科洛特”體貼”地問: “被聲波攪得不得安寧,是不是?要不要我把它關掉?”
卑鄙無恥的豬!少在我這裡玩貓抓老鼠的遊戲。
東方對科洛特不瞅不睬,專心對付腦中的痛感。
“不需要嗎?但是。。。。。。。。我可舍不得讓這麼漂亮的人受苦呢。” 科洛特臉上
滿是邪虐,向身邊的下屬點點頭。
可怕的聲波忽然消失了,東方松了一口氣,微微失神地喘息。從來沒有想過會被抓到,
早知道就做一些對付刑訊的練習。
與此同時,一副專用的手鐐送了上來。
科洛特英俊的臉靠近東方,微笑著說: “這是我為你專門訂做的。”
東方冷冷瞅烏黑的合金手鐐一眼。確實是訂做的,尺寸與他的手相合。東方簡直可以肯
定,當戴上這副手鐐的時候,上面的倒刺會深深扎進血肉之中,分毫不差地抵上腕骨。
戴著手鐐的手只要稍微掙扎,就會感覺到針尖刮過骨頭的痛楚。
“嗚。。。。。。。。” 雙手被反剪在椅子的靠背後套上手鐐,對疼痛特別敏感的東方
不由發出低鳴。
腕間一片濕熱,東方知道那是被倒刺扎出的鮮血。
“很疼吧?我也不想這麼做。” 科洛特假惺惺做出心疼樣子,然後邪魅地笑了起來:
“不過你的逃脫技術太高明了,聽說你可以輕鬆地收縮手腕從普通的手銬裡脫出來。” “花了很多心思呀,我哪裡得罪你了?除了-------曾經在閣下的風流地踢了一腳之外。

” 東方苦笑著問。
科洛特點頭: “確實花了很多心思。調查你的行蹤,迷惑你的情報線,還要秘密買下鄧
開特的這個古堡和”璀璨之淚”,來引你這條美麗的魚。”
“怎麼知道我會來?”
“哈,” 科洛特譏笑著用手描繪東方特有魅力的輪廓,說: “親愛的爺爺去世了,當
然要偷他生前最想得回的鑽石來陪葬啊,對不對?”
東方警戒地看著科洛特,忽然一陣心寒: “你對我倒很了解。為了那一腳,忙碌的大家
族繼承人花這麼多功夫,值嗎?”
科洛特沒有立即回答,望著東方笑得讓人心裡發毛,才說: “這麼花心思,不過是想要
你幫個忙。”
“幫忙?” 東方晃晃腳下嘩啦嘩啦響的鐵鐐: “真是典型的請人幫忙的方式。您想我
偷什麼東西呢?英國女王的皇冠,還是布殊的核彈發射控制盒?”
“偷東西?” 科洛特湊得近到可以觸碰東方優美的脣,輕輕說: “我想你幫別的忙。

“請說。” 東方直截了當。
“自從上次被漂亮的東方踢了一腳之後,我就遇到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科洛特低聲說
: “我再也不能勃起。”
什麼?
東方驚訝的眼光從科洛特的臉轉到胯下,再從胯下轉回臉,然後大笑起來: “你要我幫
什麼忙?再踢你那裡一腳,讓它正常運轉?哈哈。。。。。。”
科洛特並沒有象預期一樣大怒,相反,他和東方一樣,也高興地笑了起來,笑容中的詭
異讓東方不由心悸。
笑完了。
科洛特轉身走回去,臀部靠在桌旁,瀟灑地拿起了一疊文件向東方揚一揚。
“我本來只是想找個人了結你就算了,哪知道。。。。。。。讓我發現了一個秘密。”
仔細觀察東方的神態,科洛特吊胃口的停了下來,問道: “東方,聽說你是被你那個小
偷爺爺收養的。”
“我爺爺是赫赫有名的大盜,不是小偷。” 東方立即更正。
科洛特不以為然,繼續問: “你從小就很聰敏,身手比常人靈活許多,控制肌肉的能力
和身體復原能力好得出奇,是不是?”
“嫉妒嗎?” 東方好笑地問。
“跳躍能力驚人,能做許多不可想象的高難度動作,而且對危險有特殊的感應,身體感
覺敏銳,對不對?”
東方的臉有幾分變色,嘆道: “好厲害的情報能力。可是,我這些優點可以幫得了。。
。。。。。。那種問題嗎?”
“我在偶然之間,查到一些很有趣的資料。” 科洛特換了一個姿勢靠在桌旁,舒展修長
強壯的腿: “在世界上有幾個神秘的組織,他們的目的都在於追尋某個已經消失的古老
神秘家族的後人。因為這個家族的人丁雖然單薄,但是每一個人都值錢得很。”
“值錢?”
“對,因為這個家族的血統高貴無比,每一個人都是讓男女神魂顛倒的尤物,他們身體
散髮的體味和肌膚的觸感,能使人瘋狂。和他們做愛,是世間無雙的享受。”
東方喃喃說: “聽起來簡直就是為了淫蕩而生的。” 又問道: “這樣有什麼值錢的地
方?”
科洛特失笑,撫上東方的後頸,讓東方寒毛直豎。
“有什麼值錢?情慾享受是多少人一直追求的,特別是權貴中人。如果有一個人可以讓
男人的雄風持續得永無盡時,你想他會多值錢。誰不想收這樣一個寵物?看看偉哥一年
賣出多少,就可見一斑。這個家族的人可是治療不舉之症的最佳良藥。”
東方有點笑不出來了,虛弱地問: “你不是打算告訴我,我是這個家族的人吧。”
“你的家族。。。。。。” 科洛特猥褻地吻上東方的耳垂,低低說: “叫朔福萊司,
朔福萊司家族。”
“你憑什麼斷定?” 東方難以置信地搖頭。
“憑你與眾不同的身手,憑你可以被常人聽不見的持頻聲波刺激,憑你這張美得不象話
的臉蛋,還有。。。。。。。。。” 科洛特的手開始探入東方的衣領,沉聲笑道: “
憑我現在玩弄你的渴望和興奮的心情。”
東方呆了一下,猛烈掙扎起來: “放開我!你這個變態!”
很快,亮麗的臉被賞了一個響亮的耳光。東方狼狽地側著頭,細緻肌膚浮出通紅的五指
印痕。
“青澀又可愛的小東方。你今年多大?” 科洛特閃現淫虐的眼帶著惡意的笑,望著正惡
狠狠怒視他的東方: “是十七吧。雖然不是最適當的年齡,但是現在開始調教,應該也
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根本就不可能是。。。。。。。。。” 到底年紀小,再高的功夫在這個時候也使不
出來,讓東方驚慌。
“是不是,不到你說。” 科洛特輕佻地輕薄東方的下巴,將東方開始畏懼的模樣看在眼
底: “從今天開始,你最好老實一點。可以向你保證,我的手段,你絕對不想嘗試。”
輕聲的言語飽含威脅。東方的直覺告訴他科洛特的可怕。
“今天,先放你一馬。我是個很不錯的主人呢。”
在科洛特的笑語中,東方被蒙上眼睛,拖到另一間安靜的房間內。
地獄的入口,向東方打開。。。。。。。。。。。。。
地獄之虐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第二章



科洛特愜意地坐在古堡的露台上淺嘗杯中的紅酒,一邊享受夏天夜晚的涼風。
“恭喜少爺,總算是抓住了。” 向來形影不離的心腹樂弧的身影出現在露台。
科洛特心情很好地示意樂弧自己倒酒陪他共飲,笑道: “不枉我花了這麼多工夫。”

“那麼,少爺打算怎麼處置那個男孩呢?”
“處置嗎?” 科洛特凝視遠處朦朧的景色,想了想,象是在自言自語地輕聲說: “當

然要好好處置。。。。。。。。。。”
他又轉頭,望著樂弧問: “樂弧,你知道我最大的煩惱是什麼嗎?”
“少爺心裡的想的事情,我怎麼能猜到呢?” 樂弧優雅地舉舉酒杯,恭維著。 科洛特

笑了起來: “當一個人太有錢,太有權,又把家族裡外的敵人都鏟除後,就會很無聊。

我需要刺激,強烈的刺激,那種。。。。。。。讓人瘋狂的快感和興奮。”
樂弧鬆動著筋骨起來,和科洛特並肩而站,問道: “東方就是那個刺激嗎?”
“是的,他是。” 科洛特望向遠處的眼光發生變化,仿佛光是想起東方就已經讓他興奮: “樂弧,你知道嗎?看見東方的時候,我的心居然跳得快了很多。”
他自嘲地哈哈笑了幾聲: “就象一個生澀的小夥子。”

“如此說來,要好好對待他嘍?”
“不對。” 科洛特輕輕咬牙,沉聲說: “要好好調教他!把他所有的稜角磨掉。”
“哦?” 樂弧有幾分詫異。
科洛特慢慢說出原因: “朔福萊司家族的人不但珍貴,而且都很倔強。他們對自由的向

往無人可及,性情剛烈得叫人頭疼。”
樂弧點頭續道: “不錯,根據資料,曾經有組織捕獲朔福萊司家族的人,囚禁不到三個

月就鬱郁而死。”

“我要把東方永遠囚禁在手上,讓他乖乖跟著我。” 科洛特眼中暴起精光,殘忍的氣息

在他身旁環繞。 “幸虧他還小,在他長成大樹前,用繩子把他縛著,讓他彎曲。”
低沉的聲音飄蕩在露台上,決定東方的命運。
“我會讓他徹底畏懼我,連死的念頭都不敢起。。。。。。。。。。。。”


東方並不了解自己陷入了如何惡劣的環境。
他把所有的時間花在如何逃脫的思考中。遮擋了光線的眼罩很輕易地被弄了下來,打量

關押自己的房間,一邊估量外面守衛的情形。
最後,他終於沮喪地確定,他沒有辦法立即逃出去--------如果無法把這該死惡毒的特

制手鐐除掉的話。
找不到工具,這房間肯定是早就準備好囚禁他的,經過徹底的清理確保不留下任何可供

利用的東西。
不能否認科洛特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東方有點後悔當初不應該滷莽地踢那因為被言語

輕薄而泄憤的一腳。
誰想得到呢?那個當初被追殺而狼狽躺在骯髒小巷裡的人,居然有這麼重的復仇心。

倒刺扎進肉裡,手腕上的疼痛沒有停止過。
東方試圖用他高超的技術開手鐐上的電子鎖,卻只引來一陣陣的抽痛。
可惡!
這個手鐐上的倒刺可能下了藥,使手指失去平日的靈活。

天色漸漸亮起來,又一天開始了。
不知道科洛特會怎麼處置自己。
正在這樣想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樂弧精神爽利地走到東方面前,輕快地打招呼: “

早上好啊,可愛的小客人。”

東方沒有好臉色給他,冷冷別過視線。
“你很不聽話。” 樂弧望著地上被東方弄到地上的眼罩,皺起眉頭: “打算逃跑嗎?


樂弧挑起東方的下巴,忠告著: “千萬不要再打這樣的主意,否則。。。。。。。少爺

可會讓你嘗到教訓的。”

“哼。。。。。。。。” 東方倔強地甩過頭,掙脫樂弧的手。
樂弧不以為意,將他扯了起來,推到門外等候的兩個下屬手中。
“我勸你先把那壞脾氣藏一藏,少爺要見你。”

--------------------------------------。
東方毫不詫異會被帶到一間布置得相當恐怖的掛滿了刑具的房間。唯一使他有點不自在

的,是在滿椌漲D具中夾雜著不少的性虐待道具。
這個科洛特不會真的把自己認定是什麼性愛家族的成員吧?身為被收養的孤兒,東方從

不曾向疼愛自己的爺爺詢問過自己的身世。即使是被收養,也幸福的生活著,又何必去

尋這種煩惱。 手鐐和天花上垂下的吊環連在一起,東方高吊著雙手呈現在科洛特的眼前


科洛特今天穿了一身舒適的名牌休閒服,神采飛揚地色迷迷打量被吊起的東方很久。
“東方。。。。。。。。” 科洛特踱到東方面前,比量兩人的身高,說: “果然是東

方人的身材,比較嬌小,不過,很勻稱。”
科洛特的聲線低沉有磁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聽在耳裡總是充滿情色的味道。

東方困惑地觀察自己的處境,他可以覺察到科洛特對他的興趣相當濃厚,這不是什麼好

事。
“把他吊高一點。” 科洛特向下屬指示。
頭頂上的吊環立刻被調高,逼迫東方墊起腳尖,手腕上的受力加大,倒刺進一步戳進肉

中,讓東方痛苦地咬了咬下脣。
“好,停下來。” 科洛特讓下屬停止操縱吊環,無害地微笑,享受東方的反應。

鮮血從被刺破的無數細口中流下來,兩條嫩藕般的手臂上觸目驚心地蜿蜒著兩道殷紅的

細流。
東方用腳尖支撐著身體,赫然發現被吊起的高度剛好使自己的腰與科洛特的腰平齊。
“你到底要幹什麼!” 東方無法冷靜地質問著,他討厭詭異的事情。
這樣的問題顯然取樂了科洛特。
他笑著拉開東方的拉鏈,打開手向旁邊伸,似乎在向下屬要什麼東西,一邊問: “東方

,十七歲的男孩應該有過手淫的經驗吧。”

“呸,不要問這麼低級的問題。” 東方頭皮發麻地看著樂弧將自己鋒利的特製小刀遞到

科洛特手中,嘴裡面前硬撐著。
科洛特發現東方的畏態,拖長了聲調輕笑: “呵呵,不要害怕,我不會閹了你,那會少

掉許多樂趣。”
手中的刀刷刷幾下,把東方的褲子連內褲一切劃成碎布。冰冷的刀鋒幾次堪堪掠過肌膚

,造出幾條微滲血滴的紅痕。

下身暴露的羞恥讓東方紅了臉,他動作神速地踢向科洛特胯下,卻被科洛特先發制人,

小腹挨了科洛特重重的一個膝撞。
“嘔。。。。。。。。。。咳咳。。。。。。。。。” 科洛特力道不輕,東方痛苦地扭

曲麗顏,雙腿暫時失去支撐的能力,整個掛在吊環上。
刺痛再度從手腕囂叫起來,血液流落更快,蜿蜒到東方的上臂,迅速浸濕黑色的短衣袖



科洛特帶著邪惡的笑意,好整以暇地繼續將東方的上衣變為碎片。
等到東方勉強直起身子,重新用腳尖支撐身體的重量以緩解手腕的痛楚時,他已經一絲

不掛了。

“遊戲開始了。” 科洛特吃吃笑著,又向旁邊伸手。
很快,一個形狀奇特的金屬環放在他的掌心。
東方還在猜想這個金屬環的用處,科洛特朝他把手中的東西微微一揚,將金屬環左右打

開,再”滴答”一聲,扣在東方的分身上。
敏感器官被套上沉重又冰冷的金屬讓東方很不舒服,他不適地扭動身體,看著那個噁心

的環在分身上擺脫不去,隨然而動。

科洛特邪魅地揚起嘴角: “這個貞操環很適合你,嘖嘖,真漂亮。”
東方惱怒地罵起來: “科洛特!你這個變態,快把它弄下來!”
“你爺爺有沒有教你,落到別人手上的時候態度要恭敬一點?” 科洛特隱去笑容,森然說: “還是讓我來調教一下你吧。”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18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19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0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0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1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2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3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5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5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6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7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8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本帖最後由 琪妹 於 2009-7-26 11:28 AM 編輯 ]
永遠に続くものつて、あると思うか?

TOP

發新話題